“你妹!”

    “可真放的开!这么随便。”

    宁天林感觉很厌恶。

    女生对这种事情越是放得开,就说明早已习惯。

    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

    只是下一刻,宁天林以为对方会洗澡时,却只见高凤丽转身,对他露出个

    异笑容,“宁天林,刚刚的饭钱,我可是要百倍讨回来的。”

    然后不等宁天林反应,大喊一声,“快来人啊,救命啊,强奸了!“

    “有人非礼啊!”

    “快来人啊!”

    “救命!”

    甚至主动将房门给打开。

    “我去!”

    “仙人跳!”

    宁天林这时候,脑袋里猛蹦出了一个词。

    也终于明白了什么。

    不是馋身子。

    而是馋钱。

    仙人跳!

    以前火车站汽车站宾馆,经常发生这样的事。

    就是男的住进宾馆,女的上门,然后彪形大汉闯进来,说你搞他老婆。

    赔钱!

    不赔钱就打。

    '一般出门在外,人们都是多—事少一事,想花钱搞定。

    而且很多人都有老婆。

    总不能让老婆知道,在外面找女人这种事吧?

    现在,都发展到了相亲上了?

    “怎么回事?”

    “非礼?”

    “谁非礼你?”

    不到十来秒,就奔过来了两个大汉。

    不是别人。

    正是刚刚饭店吃饭的那两个。

    光头老板。

    手臂纹蝎子的精瘦男子。

    “他,就是他要非礼我!”

    “我就想跟他好好谈谈相亲的事情,想不到他……他竟然想要……要非

    礼我!”

    “我长得好看就是罪吗?”

    高凤丽这时候装的楚楚可怜,梨花带雨。

    甚至还用衣服,捂住了重点部位。

    “小子,刚在下面就看到你不老实,没想到你竟然干出这种龌龊事!”

    “竟然强奸!”

    “人面兽心!”

    “走,跟我上派出所!”

    “叛你个三年五年的,看你还不老实。”

    说着,两人上前,就要扭送宁天林。

    他们甚至都想好了下来的结局。

    宁天林拼命反抗。

    然后挣脱不过,高喊道,“别,别送我去派出所。”

    “赔钱。”

    “我赔钱行不行。”

    这种事,他们干了不下十多次了。

    不会有任何意外。

    毕竟有没有强奸,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

    女孩的证词,占了百分之八十。

    最少也得弄你个强奸未遂。

    熟料,他们正要到宁天林跟前,宁天林却哈哈一笑,“说吧,多少钱。”

    “老子有的是钱!”

    “你们不就是想要钱吗?”

    他并不惊慌。

    因为就在刚刚,姻缘铃铛的声音已经在他耳边响起。

    “叮铃铃。”

    “很遗憾,宁天林先生,此次相亲失败,你和高凤丽已无任何可能,特发放-

    张张飞猛男卡作为补偿。”

    “望再接再厉,不要气馁。”

    “加油相亲!”

    “终有一天,你会结婚生子,开枝散叶!”

    话落,宁天林的口袋里,多了一张蓝色卡片。

    上面画着一个豹头环眼,燕颌虎须的猛张飞。

    宁天林心神笼罩上面,也瞬间明白了这卡片的用处。

    “猛男张飞卡。”

    “使用后,可以让宁天林你获得张飞的武技和神力,包括身体素质。”

    “持续时间:三十分钟。“

    “请谨慎使用。”

    宁天林怎么也没想到,姻缘铃铛,竟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张东西。

    原以为补偿都是物质方面的。

    但现在看来,远远不是。

    但也好,这东西来的恰到好处。

    “浅?”

    “你有多少钱?”

    三人对视一眼。

    哈哈一笑。

    果然。

    还是按照剧本来。

    甚至比剧本都要轻松。

    连动手都不用。

    这宁天林还挺上道,怂的很。

    “很多,钱多的你无法想象。“

    “十位数。”

    宁天林道。

    “我尼玛。”

    “这个时候还吹牛。”

    “刚刚在下面餐馆的时候,我就想打你了。”

    精瘦男子就要上前,给宁天林一下。

    他受够了。

    他见不得别人吹牛吹的这么好。

    只不过,等他要走到宁天林跟前,想要下手时,却是愣住了。

    甚至浑身不由自主的一个颤栗。

    眼睛。

    宁天林的眼睛,突然变得极为吓人。

    眼珠子还是那眼珠子。

    但眼神,却冷酷无情,冰冷无双。

    好像是从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

    宛若修罗地狱。

    甚至他感觉周遭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你……你还敢这么看着我?”

    “不服?”

    精瘦男子强忍着恐惧,准备给宁天林来一下。

    壮壮胆。

    但手刚落下,却被宁天林给抓住了。

    对方的手宛若钢钳一样,箍住他不能丝毫动弹。

    “疼。”

    “疼。”

    “快放手。”

    “要断了。”

    精瘦男子的额头瞬间冒气了细细麻麻的汗珠。

    咔嚓。

    甚至下一刻,他的手骨传来了碎裂声。
神豪:我真的不想相亲成功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