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赶紧放手!”

    光头老板也愣了。

    这家伙是个练家子?

    但反应过来后,直接抓住边上的一个椅子,就朝宁天林咂去,想要让宁天林

    放手。

    但宁天林只是稍一用力,就将精瘦男子举了起来,挡住了椅子。

    “砰。”

    椅子重重砸在了精瘦男子身上。

    直接粉碎。

    “哼。”

    宁天林随后一声冷哼。

    随手一甩。

    精瘦男子的身体,就跟断线了的风筝一样,重重砸在了屋子的墙上。

    原本力气只是一般般的宁天林,此刻却感觉犹如天神附体,拥有无尽力量。

    “砰。”

    整个房子都是一阵晃动。

    精瘦男子也瞬间晕了过去。

    “你……你怎么这么能打……'

    光头壮汉吓住了。

    他没想到,能和自己打个十几回合的精瘦男子,瞬间就被放倒了。

    这……

    这也太超乎预料了。

    慌忙从背后,抽出一柄匕首。

    指着宁天林。

    “赶紧把钱掏出来,别让我捅你一刀!”

    这是到万不得已他才准备用的。

    绝对能将对方给吓住。

    刀啊。

    我手里有刀!

    不曾想,对面的宁天林不仅能没有后腿,而是在他掏出匕首说话的时候,直

    接就是张大嘴,一声爆喝。

    那声音,宛若平地惊雷。

    宁天林想试试,当年长坂坡一声大吼,下退曹操,喝断当阳桥的吼声有多

    猛。

    “轰!”

    吼声发出,整个屋子瞬间荡起一股妖风。

    甚至空气都变成了音波形状。

    “砰。”

    首当其冲的光头壮汉,直接倒飞而出。

    耳膜震破。

    嘴角流血。

    直接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边上的高凤丽也同样没逃过音波。

    躺在地上两眼翻白。

    甚至鼻子里都有鲜血流下。

    “这……”

    “这还只用了五成力道。”

    宁天林咋舌。

    若再来猛地,这几人恐怕都要爆体而亡了。

    “古代无双猛将,也太恐怖了。“

    在宁天林感慨的时候,城中村的一些人。

    也都吓了一跳。

    “打雷了?”

    很多人仰望天空,星光点点,哪有打雷的征兆。

    就连在外面等候宁天林的司机陈三平,也想着是不是要下雨了。

    “走咯。”

    宁天林也没在这地方多呆。

    看了下三人,还都有气,知道死不了。

    就离开了此地。

    至于会不会这三人事后报警找自己,宁天林只会呵呵。

    告诉警察,我是被吼晕的么?

    谁信?

    等二十来分钟后。

    宁天林乘坐陈三平的车,离开了城中村。

    只是靠在后座的他,心中感慨。

    不就相个亲吗。

    怎么这么多套路。

    第一个是要给自己光明正大带绿帽,帮忙养孩子的。

    第二又是衣托哄骗的。

    现在这已经改抢了。

    就没一个正常的?

    太乱。

    太混乱……

    等第二天一大早。

    宁天林在恒达建造的环球财富中心大厦,见到了超级富二代徐松。

    两人昨晚约好的。

    宁天林想通过他,租一间办公室。

    有了办公地点,才可以注册公司。

    有了公司,宁天林才可以放心买房买车。

    '一切都存在公司名下。

    而不是以个人名义。

    这样相亲的时候,别人看到的宁天林资料,还是无房无车。

    “十层租给我就行,我也用不了多少。”

    宁天林对徐松笑道。

    一整层的面积,其实已经跟一个足球大小差不多。

    足够用了。

    “等王淮地皮的大厦盖好,我会搬到那里去。”

    恒达的动作很快。

    几天时间,就已经将大致的规划图纸弄了出来。

    到时候,王淮地皮将会是内部高端住宅,外部商业的形式出现。

    背靠黄浦江的地方,还会出现一座超大型的商业综合体和写字楼。

    尤其这商业综合体和写字楼,都将是宁天林的。

    住宅的百分之五十,才归恒达。

    毕竟宁天林也算是实打实的投进去了三百多亿。

    虽然亏点,但也不能亏的太多。

    “租?”

    徐松笑着摇头,“宁哥你这不是在打我脸吗?”

    “我哪能收你的租金?”

    “到时候,王淮地皮盖好,你也租我一层就行。”

    徐松清楚。

    王淮地皮的地理位置,要比环球大厦更为优越。

    真互换起来,还是自己沾光。

    “也行。”

    宁天林笑笑。

    知道对方是给自己面子。

    并没推辞。

    当离开这栋大厦的时候,徐松更是亲自将他送了出去。

    “徐总,第十层真的要全部租出去?“

    “这样咱们,要赔付很多违约金的。”

    接到命令的秘书,没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

    真要这么做的话,难度不小。

    刚刚那年轻人是谁,竟有这么大面子。

    “全部强行终止合约。”

    “该赔的赔,该赶的赶。”

    “三日之后,我要看到结果。”

    徐松在宁天林面前是和颜悦色,但在手下面前,却霸道的跟老虎一样。

    丝毫不容反驳。
神豪:我真的不想相亲成功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