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我技术?”

    “好呀。”“包你满意。”

    “我每天晚上六点都在的。”宁天林没有避开,而是笑道。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男人有男人玩的场所,女人有女人消遣的风月之地。这红楼,就是专门给女人准备的,专为富婆服务的。他宁天林以前只听过,从没见过。

    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

    自己还被当成了鸭子。

    “每晚都在?“富婆一愣,"好,好体力。”“年轻就是好。“

    笑呵呵的打量了一眼宁天林,走了出去。而等富婆走远。

    边上的傅东,也就时刚刚服务富婆的那位,打量了几眼宁天林,好奇道,“小子,听你口音,杭县的?”

    “是啊,你也是。“宁天林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还能碰到老乡。真给杭县增光。

    “呵呵。"傅东笑了笑,看了看宁天林,又瞅了眼边上的张盼盼,“既然是老乡,我就提醒你几句,你新来的吧?”

    “嗯嗯。“宁天林连忙点头。

    “既然是新来的,知道在这个地方,重要的是什么吗?“别乱说话!”

    “什么叫做你每晚六点都在?我怎么没见过你?”“你知道刚刚那位是谁吗?”

    “敢跟她说假话?”

    “要是哪一天,她要是真来找你,却没看到你,你等着断腿吧,而且还是你那条腿。”

    傅东看向了宁天林的裤裆。意思很明显。

    “是吗?这么严重!”

    宁天林一惊,“不会了,绝不说假话了。”宁天林对自己这"前辈”的提醒,连忙点头。好心人呀。

    “嗯,既然是老乡,那加个微信?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说完,傅东再瞟了一眼边上的张盼盼。

    加微信是假,指点也是借口。

    他想要弄到张盼盼这"客人"的联系方式。干这行,也有个福利。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碰到身材火辣的年轻女神呢。这新来的,运气竟然这么好。

    能搞到这么年轻漂亮的。真是走了狗屎运。

    他也想试试。

    “微信?别。”

    宁天林连忙摇头,“我刚入这行,不一定能干的久,所以……还是看看再说吧。”

    “呵呵,也好。"傅东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两声。也不再坚持。

    只是心中对宁天林尽是鄙视。装吧。

    入了这行,还有不干的?舍得吗?

    钱不挣够,你会从良?

    你看那些女的,哪一个不是人老珠黄了,干不动了才停手?就是嫁人了也会出来做的。

    习惯了,改不了了。来钱多快。

    片刻后。

    宁天林和张盼盼出去了。楼都没上。

    进去后,恐怕会更刷新自己的认知。“老板,我想笑,可以么。”

    张盼盼跟在宁天林身边,实在忍不住了。她没想到,老板也有这么活宝的一面。装的还挺像。

    “哈哈。”

    甚至不等宁天林回答,就哈哈的笑出了声。“怎么样?老板我演技好吧。“宁天林也笑了。他是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了一个杭县人。也不知道他爸妈,知道他在魔都做这个。

    “挺好的。“

    张盼盼道,“刚刚那富婆那样问,我都以为老板会生气呢,没想到,竟然借坡下驴,真把自己当成了那个。”

    “哈哈。”

    两人就这样笑着走着。三四分钟后。

    来到了一座灰色建筑前,也是入眼的,最后一座建筑了。只有一层。

    但楼层很高。达到了六七米。

    甚至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震耳欲聋的喊叫声。“这是?”

    进去后,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铁笼。边上修建着高低座位。

    很多人坐在座位上,看着铁笼里打斗的两人,高喊着。

    神情兴奋。“打死他。”“打他。”

    “山姆,我押了你大注,若你敢败,我弄死你。”有人叫嚣着。

    朝着笼子里喷着口水。

    宁天林看了看,笼子里,是一个白人,一个黄种人。

    但黄种人,明显不是来自华夏,头上绑着个白色巾带,出拳招式,都是胳膊肘膝盖呀,招招狠辣,杀伤力巨大。

    “泰拳。”

    他想到了这个词。

    也都是在电视上见过,从没亲眼在现实中见过。“这里是……黑拳?”

    宁天林听过一些传闻。

    一些因为各种原因,上不了比赛擂台的人,会来这种地方。打一场奖金很高。

    说不定会生死搏命。

    有职业拳手,也有亡命徒,甚至雇佣兵之类。以命搏杀,赚取金钱。

    “这地方……完全是打架斗狠,喜欢赌博的销金窟。”宁天林也意识到,自己来到个什么地方了。

    跟京城的庄园有很大不同。

    那里纯粹是玩的,享乐的。但这里,却很血腥。

    处处充满着血腥味。很适合好勇斗狠之徒。
神豪:我真的不想相亲成功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