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我没准备闹事。”“我真没有。”

    傅东连忙辩解,“我就是……想问个明白,为什么要在饭菜里放抹布。”啪。

    只是傅东话刚落,他的脑袋就挨了一巴掌。“放抹布?”

    “啥时候放抹布了?”

    “都说了,是你过来讹人的。”“你还说,你还说。”

    男子边说,边用手打傅东的头,让他不断后退。“说,你是不是过来讹人的?”

    “或者是其他饭店老板,过来专门回我招牌的?”男子边打边问。

    甚至看到有人在用手机拍视频,一声大喝,“把他们的手机都给我收了,敢拍视频,我弄死你们。“

    “拍。”

    “我让你拍。”

    甚至一脚上前,把一个拍视频的女的给踹翻。让人敢怒不敢言。

    “老板,这人……不就是前两天,咱们在郊区庄园,见过的其中一个吗?”张盼盼想起了前天,被调戏的事情。

    眼前这打人的牛哥,就是当时三人之一。“嗯,是。”

    宁天林点了点头。他也没想到这么巧。

    前两天刚碰到,今天竟然又见面了。只不过,前两天是小弟。

    在这里,却是耀武扬威的大哥了。“说呀!”

    “是不是过来讹人的,或者是其他人饭店的老板,派来专门砸我招牌的?你是不是受他们指示?”

    “不说,今天就别想走,我还要告你诽谤。”牛哥很凶。

    也很牛。

    把傅东打的,捂住头直直后退。“别,别打脸,我靠脸吃饭的。”傅东不断躲避。

    用手护着自己的脸。

    这张俊美容颜,不能有任何闪失的呀。富婆看到了,可就不给他花钱了。“不打脸?”

    “你说不打脸就不打?”

    “你脏我摊子,我不打你脸,我对的气你好不容易拿的那块抹布吗?”啪。

    啪。

    傅东不说还好。

    越说,牛哥越打他的脸。只一会,就鼻青脸肿的。

    甚至最后,牛哥一把抓着傅东的头,摁住,在边上的灶台上,狠磕了几下,疼的傅东嗷嗷大叫。

    也吓得周围人都不敢动弹。

    而宁天林,淡淡的看着这一幕,没有出手解救。他不是什么大善人,活菩萨。

    刚刚傅东那样和他作对,他现在去当好人?这点痛,死不了人的。

    甚至筋骨都不会有事。最多是皮外伤。

    这牛哥,看着狠,但却明显注意着粉粹,真要下狠手,早用手中的钢棍招呼了。

    “你给我过来。“

    最后,牛哥直接掐住傅东的脖子,将他扭送到了一个角落。

    趴在他耳边,恶狠狠的悄声道,“现在,你只有一条路,直接给我承认,是有人派来,故意找我饭店麻烦的,是栽赃陷害的!”

    “就在这堆人里,给我指出个人。”

    “不然,我查出你家地址,你爸妈,你妻子,你儿女,过得好不好,我可就不知道了。”

    声音很阴森。

    吓得傅东心,都差点没了。他伺候富婆,见过真正的狠人。那个山庄里,就有太多。

    眼前这人不知道是不是,但他不想冒险。

    “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随便指个人就行。”

    “你被打了这么久,他们也看了这么久,一个敢为你说话的都没有,你说,随便诬陷一个又有什么。”

    牛哥还挑拨起傅东的敌意。果然。

    这话一出。

    傅东的心就是一狠。也是。

    我被打这么久,这群人就这么看着。要是一起上,还怕他们几个人?你们不帮我,都有罪!

    尤其你宁天林!

    瞬间,他都想好了栽赃名额。宁天林!

    这人他最恨。

    要不是宁天林,他会跟没吃过席一样的,把所有饭菜都弄在他身边,大口大口的吃?

    不这么吃,会是他发现抹布?没抹布,他会带这个头?一切的一切,就是这宁天林。他是祸乱根源!

    “好,我知道了。““我会做的。“傅东一咬牙。点头同意。

    宁天林,是你害我的!“好。”

    “这才对嘛。“

    牛哥呵呵一笑,“我就拿手机拍了,录视频了,以后有视频为证,无论怎样,你都要咬定,是那个人派来的。”

    “不然,你会知道什么叫后悔的。”

    说完,最后还在傅东的耳边,呵了一口凉气。“好。”

    傅东屈服了淫威。

    或许换个别人,不会这么怂。

    但他见过了实力强的,是怎么整没本事的,他不想成为那种存在。“大家看看,我说的没错。”

    “他承认了!”

    “他承认这抹布,是被人指示,放在这饭菜里的。”“而且他说,这人,就在你们这群人中间!”

    男子一推傅东的肩膀,将他踉踉跄跄的弄进了人群,“去,赶紧把那人找出来,找出来,就没你的事了,是我和他的关系了。”

    甚至还让人,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神豪:我真的不想相亲成功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