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什么?"丧标这时候,也有些不确定,李梦瑶真的是涩情服务从业者了,但事已至此,还是放狠话道,“道歉!”

    “跪在我丧标面前,道歉!”

    “保证以后再别来我地盘,不然来一次,打一次!”“还有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人员费,车马费等等。”“十万。”

    “两个都满足,我放人。”丧标的话,让宁天林笑了。十万。

    你真以为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我现在是有钱,但不代表不知道钱多难挣。还下跪道歉?

    一个皮条客,还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好。”

    “发个地址,我过去。“宁天林道。

    “爽快呀,兄弟。"丧标笑了。没想到这家伙挺爽快的呀。十万说掏就掏。

    “给你定位,赶紧过来。"丧标道,“别想着报警,就算我这次栽了,请放心,我的报复手段,多的你可怕!”

    最后还威胁了一句。

    “嗯,放心,谁报警谁孙子。“宁天林点头。

    挂断通话后,他接到了一个位置定位。随后,他拨通了徐松电话。

    “宁哥﹖有事?”

    徐松正在夜店里和美女嗨。

    看到宁天林来电,连忙找了个安静的位置。这是第一次,宁天林这么晚给他打电话。“在三亚,认不认识人?”

    “有实力那种。”

    宁天林也没有客套,直接表明来意。他估计问题不大。

    恒达的产业,遍布全国。

    “有。"徐松点头,“白的还是黑的。”

    “帮我从皮条客手上,能救两个人就行。"宁天林道。“好。“徐松知道了。

    给宁天林微信发了个名片。

    “这人叫刘秋,年龄比咱们都大,三十四五,外号琉球。”“你过两分钟后加他,我先给他说下。”

    “好。“宁天林挂断通话。

    看了下时间。

    准备两分钟后给对方打过去的时候,微信却响了。有人加他。

    点开后,是一个叫“琉球"的人。便知道,这是刘秋。

    随后,视频响了。

    对方邀请自己视屏通话。“刘哥。"宁天林率先道。对方是个光头。

    脖子粗。

    身材很胖很圆。有点矮。

    手腕处,挂了一道佛珠。

    整体看,确实有点球状的意思。眉毛很粗,有些凶相。

    “不敢,不敢。宁公子真是客气了,我哪当得起。"刘秋连忙摆手,“你叫我琉球就好,大家都这么叫我。”

    他不敢。

    这人连徐松都要叫哥。肯定有莫大实力。

    自己只是道上混的,上不得台面,跟真的大人物比起来,算不了啥。“刘哥。”

    宁天林笑笑,坚持自己的叫法,“事有些急,我还在泡澡,请见谅啊。”宁天林原本是不想视频的。

    毕竟还光着膀子。

    但对方视频过来,自己也不好拒绝。

    “没关系,没关系,宁公子能跟我琉球视频,是我琉球的荣幸。”刘秋很会说话。

    这也是他能从底层爬上来的原因。

    而且无论在谁面前,都是将自己的身份放的很低。但出起手来,狠辣无比。

    徐松都不一定能比得过。有股草莽气息。

    “那我就长话短说。在雅美酒店附近,有个叫丧标的皮条客,因为某些原因,逮了我两朋友,让我过去跪下道歉,并给十万。”

    “我现在在魔都,过不去。”

    “我把他们的位置给你。”

    “我想,刘哥知道该怎么做吧?”宁天林道。

    "放心。”

    “宁公子,绝对让您满意。”

    “这人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做这等傻事。”

    “宁公子,二十分钟后给你回话,我刚好离这酒店不远。”挂了电话。

    刘秋松了口气。

    还好。事情简单。一个皮条客。

    不用大型的打打杀杀,却能结交这么一位公子。赚大了。

    "R休。”

    很快,他接到了宁天林发来的定位。

    但三分钟后,已经带人在车上的他,再次收到了宁天林的一条补充消息,“别出人命。”

    “嗯,知道的,宁公子,绝不给你添麻烦。”刘秋连忙回道。

    他刚刚,还真准备下狠手的。

    海里,不知道有多少冤魂在陪着他。

    同时在车上,他也得到了小弟打听好的消息。

    “刘哥,这丧标,就是个皮条客,没啥本事,靠女人赚钱,手下有三四个马仔,经常就活动在雅美酒店那一带。”

    “偶尔在别的酒店也提供女人服务。”小弟嘴里也是不屑。

    一个皮条客,竟然都惹到刘哥头上了。真是不知死活。

    “嗯。”

    刘秋点头,“那等会,就把活干的漂漂亮亮的。”“知道了不?”

    “知道! "众小弟齐喊。
神豪:我真的不想相亲成功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