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慧看着这一幕,突然有些心慌。

    丧标她还是了解的。

    敢打敢杀。

    能当鸡婆,也是有一手的。

    抢酒店地盘的时候挺拼,也很少见他怕过谁。但现在,这搞什么?

    给人下跪了?

    脸上还有恐惧。人家连话都没说,就互扇耳光?难道这人,很厉害?

    她很想说,丧标,你弄错了吧,这是个卖包子的,不厉害,但却没法开口。这样说,不彻底暴露了自己了吗?

    况且丧标年轻力壮,还远没到年老昏花的地步。“放?”

    “为什么要放你?”

    宁天林笑了,“你撞了我车,追了尾,把你就这么放了,我脸往哪放?”

    “这样,我问一个问题,你实话实说,若有假,我会让刘秋割了你的第三条腿!”

    “让你别当鸡婆,去当鸡。”宁天林威胁道。

    “您说,宁公子您说。”

    “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丧标连忙举手发誓。

    他可不敢让刘秋来找他。真会割掉第三条腿的。

    “这撞车,是不是你们和张慧,商量好的?"宁天林盯着丧标,厉声问道。他想起了张慧,从见面到现在的种种表现,很反常。

    自己都那么态度了,她还非常好。

    一个劲的夸自己。

    又是幽默,又是可爱的。

    跟当时的衣托,还有仙人跳挺像。最后还让自己喝酒开车。

    现在,不会这来个酒驾吧?宁天林话落。

    丧标三人,都不由将目光落在了张慧身上。果然。

    宁天林心中一哼。

    虽然这几人还没说话,但行动,已经表明了一切。自己从没说过,谁是张慧,但他们却都看向了张慧。很明显,认识!

    不然的话,应该是一无所知,疑问的状态。“是,是她让我们这么做的。”

    丧标也意识到了这点。

    一咬牙道,“她的计划是这样的,劝相亲对象喝酒,开车,我们再撞车,然后下来敲诈,不然就送去坐牢,吊销驾照。”

    “我们说好的,三七分。”

    “她七我三。”

    丧标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不敢不说。

    他不知道眼前这人真实身份,但能让刘秋做事,定是极厉害的。刘秋,就能要他们的命!

    “丧标哥,你……你怎么这样呀。”她是真没想到。

    丧标就这么容易把他卖了。想大骂。

    但又不敢。

    丧标心黑,手也挺黑的。她怕惹怒对方。

    “宁……宁公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是大人物,我就混口饭吃,讹点钱。”

    “别生气,你别生气啊。“她不敢骂宁天林。

    能让丧标惊恐成这样,闹起她来,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尤其她知道刘秋是谁。

    能让刘秋为他做事,这身份能简单?甚至她无比后悔。

    若果知道宁天林的真实身份,她哪用得着这样啊。抱上大腿,不比这好?

    “那意思是,你承认,这不是相亲,这是敲诈手段咯?"宁天林盯着张慧,看的她发毛。

    “是,不是相亲,是讹诈。“张慧点头。不得不承认。

    “叮铃铃。”

    “很遗憾,宁天林先生,此次相亲失败,作为补偿,你将获得《道医杂术》一套。”

    “无需修炼,将会自动体悟,融会贯通。”

    “望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再接再厉,加油相亲。”

    “要坚信,爱情需要磨练,拨开云雾,终见天日。终有一天,你宁天林先生,会相亲成功,获得真爱,摆脱万世光棍的身份。”

    “加油!”

    在张慧刚刚承认,这不是相亲,完全就是诈骗的时候,姻缘铃铛的声音,在他脑海里想起,提示他,相亲失败!

    “耶!”

    宁天林心中一激动,同时一道道虚无浩渺的信息,在他的脑海里凭空出现。医者。

    天地之术。

    一草一叶,一花一木,动植烟灵,都可为术。道可化术,可行为医。

    道医,即取天地精华,淬炼万物之灵。夺生死。

    定造化。

    通鬼神之术,行苍生之命。

    荒古时期,山不为山,是恶兽,水不为水,是惊灵。沼泽毒物,疾遍天下。

    道医,为此而生,行术之灵。轰!

    最后无数信息,化成一部法典,通体黑色,一页页,如神目预览,荡纸而开,最后又轰然破碎,化成了无数黑色光点。

    如星辰坠落一样,全部进入了宁天林的神海眉心。也在瞬间,宁天林领悟了其中的所有奥义。

    “天地万物,皆可为医。”

    宁天林恍然。

    这是道医的核心。

    甚至地里的微虫土壤,都可为医。

    动静变化,万物阴阳,有相生,总有相克。只要术法得当,没有不能治之病。
神豪:我真的不想相亲成功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