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来了?”

    刚刚还很能说的常薇薇,看到宁天林,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本能反应道,“谁担心你呀?”

    “鬼才担心你呢,真嗨瑟。“

    “昨晚真应该让那人朝你开几枪,biu、biu、biu的把你打死。”嘟着嘴,背对宁天林。

    她也不知道怎么,不敢看对方。“来。”

    “我当然要来。”

    宁天林将水果鲜花,都放在桌子上,笑嘻嘻道,“我得谢谢常薇薇大美女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我已经死翘翘了。”

    “说不定正躺在冰冷的停尸间,冰冻着呢。”

    宁天林搬了个椅子,嬉皮笑脸的,跨过病床,坐在了常薇薇身边。脸对着脸。

    甚至还从提着的果篮里,拿出一个橘子,一边剥,一边道,“你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

    “来,吃个橘子。”

    “补补身体。”

    宁天林递给常薇薇。但对方“哼”了一声。

    就又想翻过去,背对宁天林。

    但毕竟刚做了手术,身上有伤,晃动下,身体一疼,常薇薇}牙咧嘴了一声,放弃了,任由宁天林看着自己。

    “我才不吃呢。”

    “我替你挡了子弹,一个橘子,就想打发我呀。”她g嘴道。

    并没生气,也没不满。

    甚至看到宁天林看自己,还有那么一丝丝高兴。还算你有良心。

    不忘恩人。

    这样说话,却是习惯了。

    她每次见到宁天林,就喜欢张牙舞爪的。

    “不会,怎么会呢。一个橘子当然不行。"宁天林连忙摇头,“我宁天林没那么小气,要不,我在魔都送你一套房,怎样?”

    噗。

    对面正喝了一口鸡汤的苏晴,听到这,突然全喷了出来。不可思议的盯着宁天林。

    送……送房子?

    就连常薇薇,也是张大了嘴。送我房子?

    但也很快,常薇薇就撇了撇嘴。“我信你个鬼,你这人坏得很。”

    “你这骗子,经常说谎话框我,连发的誓都想办法逃,我信你就是傻子。”常薇薇接过橘子,给自己嘴里塞了一口。

    “呵呵。”

    宁天林笑笑,没有解释。也是。

    在常薇薇面前,他是没有丝毫信誉度的。但这次,他是真的。

    救命之恩,大过于天。

    虽然自己是不死之身,但常薇薇当时那举动,可是真的令宁天林动容,算得上在用命保护自己。

    一套房子而已,对他根本不是事。

    “看到你还能损我,我很高兴。"宁天林道,“精神状况良好,估计,在四五天就能出院了。你不是要采访我吗?”

    “到时候,我答应你。”

    宁天林到现在都以为,常薇薇纠缠自己,是为了当时相亲的采访,是为了工作。

    其实,那早结束了。“答应采访?”

    “你这是回报我的救命之恩吗?”“哼。”

    “刚刚还说房子呢,果然就是骗人。”“你个大骗子。”

    常薇薇哼道,“你赶紧走,我不想见你,你总欺负我。”“赶紧走。”

    “晴儿,赶这家伙走。”“我看到他就来气。”

    “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喘不过气来了,我要死了,这大骗子,把我气死

    常薇薇一边说着,一边躺在床上,装作气喘吁吁的样子。

    还把头懵在被子里。

    不想见宁天林。

    “好啦,我走,我走。”

    宁天林第一次没因为对方,这种举动而生气,反而觉得有些想笑。耍赖耍的太明显了。

    “不过,有样东西必须给你。”“解决疤痕的。”

    “涂抹上它,你伤势在恢复的时候,不会留疤,皮肤会跟原来一样白。”宁天林说着,将一样绿色的瓶子放在了桌子上。

    是他连夜熬制的药剂。

    灵疤膏。

    《道医杂术》中,一种恢复疤痕的乳膏。有奇效。

    “赶紧走赶紧走。”“你这大骗子。”

    常薇薇蒙着头,摆着手,示意宁天林赶紧滚蛋。而宁天林笑笑,和张盼盼离开了房间。

    “薇薇,他走了。”

    等宁天林不见人影,甚至在楼道里都看不到,苏晴对自己这闺蜜道。“哼。”

    “大骗子。”“最爱骗我。“

    常薇薇哼哼着,但也连忙忍痛,从被子里钻出,“快,晴晴,把那膏药拿给我看看,是什么音药。”

    “真的假的?”

    “能让我皮肤变好?”

    她当然非常在意自己的皮肤。尤其还是胸口位置。

    留下弹痕和手术印记,那是没办法,但若能消除的话,当然好呀。“薇薇,就这个。”

    苏晴将桌子上的膏药拿起,有些皱眉,“薇薇,恐怕……那宁天林又骗了你,这不是顶级化妆品,海蓝之谜的面霜盒子吗?”

    “他送给了你一瓶海蓝之谜面霜,是化妆品,不是什么膏药……”苏晴失望了。

    也认为宁天林是在说假话。
神豪:我真的不想相亲成功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