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黑!”

    方泽平彻底懵了。

    竟然被拉到黑名单了。

    以往只有他拉别人的份,现在,竟然有人敢拉黑他!还是个主播!

    简直奇耻大辱。

    气冲冲的返回房间,将这件事,告诉了会长薛万。“呵呵。”

    “还有这种事。”薛万并不生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又没发生在他的身上。

    而且,他反而对常薇薇越来越有兴趣了。小辣椒。

    得不到的,反而越珍贵。不是吗?

    “这事你不用管了。”“我来办。”

    “现在这么晚了,我明天亲自给她打过去。现在打,她肯定一看是京城的,又挂掉。”

    薛万摆了摆手。“好的,会长。”

    方泽平只好点头应道。但却是将常薇薇给恨上了。等着。

    等你签入我们万世,再等会长把你玩腻了,就该是我玩你的时候了。到时候,有报复的时候。

    来日方长嘛。

    不急。

    第二日,一大早。

    宁天林,张盼盼,还有贝爷等人,就乘坐飞机,返回了魔都。落地后。

    贝爷的司机,就开着劳斯莱斯,过来接了。坐在副驾驶位的,是他的拜把子兄弟,大彪。

    上次宁天林在庄园的时候见过。眉毛很浓。

    眼睛狭长。气势很锋利。

    但给人的印象有些不好。一种心机很重的感觉。“孙哥,一路辛苦。”

    大彪称呼孙贝,并不叫贝爷,而是孙哥。在孙贝一干手下中,只有他有这个特权。“宁公子,盼盼小姐,你们好。“

    他又对宁天林两人问好。

    “嗯。”

    宁天林朝着他点了点头。

    “大彪,最近家里咋样,安分不?“孙贝问道。

    “挺好,跟原来一样。“大彪说的很笼统,表现也没什么。“嗯。“孙贝也点点头。

    大彪就是他的左膀右臂,每次他在外面的时候,都是他守着家,没出过啥事,尽职尽责。

    “把车直接开到我家,不去庄里了。”孙贝吩咐。

    甚至心情都很激动。

    希望宁天林,真有本事把他女儿给看好。但却也不敢抱太多期望。

    这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次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真心祈求今天不要再无功而返了。自己女儿,也真心经不起这种折腾。“家?”

    大彪一愣。

    孙贝很少带人去家的。

    一般都是在庄园里接待,就是其它达官贵人,包括徐松也是。家里没多少人。

    除过仆人外,只有一个女儿曼如。而曼如,却是那副样子。

    所以他很少见孙贝,将人带回家。除过一些医生,给孙曼如看病。这宁天林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上家里去?他不是贵公子吗?

    “对,走吧。什么也别问。”

    孙贝摆了摆手,下了定论。三十来分钟后。

    几人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家是一套别墅。

    “老爷,你回来了。”

    保姆开的门,对孙贝鞠了一躬。然后连忙弯腰,去准备换的鞋子。“宁公子,不用换鞋了,进吧。”

    孙贝做了邀请手势,然后在孙贝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二楼,角落的一个房间门口。

    “这……”

    后面跟着的大彪一惊。这是要?

    看孙曼如?

    一来就直奔这个房间,难道宁天林有治好孙曼如的方法?“不会的,应该只是过来看看。”

    大彪觉得不可能。

    宁天林只是贵公子,怎么有这种本事。医生都不行。

    只有会蛊的才行。

    况且,他最明白里面的弯弯道道。他宁天林,绝对没这个本事。“拍。”

    这时候,孙贝打开了房间。很昏暗。

    根本就没有灯光。

    甚至大白天,窗帘都是拉上的。还是那种极为厚实的遮光窗帘一时间,宁天林跟进了黑窖一样。

    “不好意思,我女儿不能见光,只能这样。”

    孙贝给宁天林道歉,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熟练的点燃了桌子上的蜡烛。

    而且只点了一根。

    生怕多了,引起女儿的反应。

    宁天林没说话,只是静静的走到了大床前。那里躺着一个女孩。

    借着微弱灯光,宁天林发现,她是秃头,一根头发都没有,脸也很恐怖,全是如癞蛤蟆一样的凸起。

    墨绿色。

    密密麻麻的,跟鳞片一样。

    “这……”

    宁天林看了一眼。都有些头皮发麻。

    整个脸,除过眼睛露在外,几乎都被这恐怖的凸起皮肤给遮住了。甚至有点像蜥蜴。

    “眼睛不能动。”

    宁天林站在床边,躺在上面的孙曼如,也感应到了。不过却不能动。

    彷若被固定在床上一样。

    别说头不能转,连眼珠子都不能动,比木乃伊还要木乃伊。
神豪:我真的不想相亲成功啊最新章节